イキツクシ

【鸥鱼】直播时有猫进了房间

当时写鱼合志的文发一下

 

预警:

PWP

梗来自Seagull直播时家里的猫进了房间的一次直播事故。

拿这个梗写了如此糟糕的展开为此我非常抱歉!!!!!!!!!!!!!!!!!!下跪

两个人都很浪,请在确定接受以上前提下观看。

 

01.

 

大主播在电脑桌前专注地盯着屏幕,灰蓝色的眼映衬着屏幕荧光。未打理而不太老实的卷毛被头戴式耳机压了下去。他和Chat对话的时候会翘起嘴,思考和玩梗的时候眉眼多了些的小动作,瞥到身旁的同居人后,会转过头与他眼神互动。他们已经熟悉到通过些许细节传递情绪了。比如现在他收到了同居人不为所动地把眼珠转向一边桌角。

 

小主播坐在一旁,把Seagull的一切看在眼里。一万多人的观众,他坐在特等席却依然不是很满意。Shadder霸占了家里最后一袋薯片,吃得漫不经心,倒是有意把整片薯片放在嘴里发出嘎吱的声音。

 

新的赛季即将开始,两个人回到了各自的战队着手于训练和一些预热的采访,Shadder刚踩着夏休的尾巴从罗马尼亚回到美国,还在调整体感时间,凑到一起的时间缩了又缩。实际上两人就一起呆了几天以后Seagull便因事务跑去战队基地了。因此Shadder睡醒起来后发现一周不见的恋人一回到家跑就去了隔壁屋直播,无端的不快蹭得冒了起来。Shadder随手放弃了那收纳不进耳机里的噪音。他不太想好好沟通,但是Seagull正在直播把他晾在一边。

 

适度的冷气把刚起床那些不成熟的气闷缓慢褪去,Shadder裸露在空气里的双腿有变凉的趋势,他重新穿了一下身上的外套。屈腿并拢,让脚趾搭在椅子边稍微施力保持平衡,然后外套把上身和腿一同裹住拉上拉链。这是Seagull的外套,Shadder刚在椅背拿起来穿上的,他惯常开着暖器裸睡,而这屋空调开得不够高不够久。他把整个人缩在里面,外套上满是冬日里风尘搀上恋人特有的气味,Shadder突然觉得他先前半梦半醒中似乎也嗅到了同样的味道,但困意作祟让他直接翻身把脸埋进枕头。

 

受到提醒后更多的证明蹦出来,争着替他大致勾勒出了Seagull回来的场景。比如刚才冰箱里多出来几盒自己常喝的饮料,沙发上有人长时间停留的痕迹。现在他更加思念起时隔一周的踏实体温了。

 

Seagull对身边恋人的心理变化一无所知地直播。

 

02.

 

无论在家里还是基地,直播是不会被打扰的,在不与自己双排时Shadder只会站在旁边看上几分钟直播便溜走了。Seagull看出来Shadder有一丝不愉快,他正打算一会儿结束比赛闭麦询问,被Shadder抢先开始了动作。 

 

Seagull的法拉还在好莱坞上方飞行向重生点走来的路线不断AOE,Shadder的手伸过来了。搭在了大腿上,身子却不跟上去,装模作样地从膝盖到腿根来回划拉。比起说是登徒子要占人便宜更像是闲得开始发散能量波及自己的小孩,何况隔着一层冬裤布料也没什么旖旎可言。

 

Seagull抖了抖腿把他的手拨到一边,也不指望那个手能听话。Shadder就又凑过去,这回带上两条光裸着的腿,被他自己从外套里解放出来。他拿脚跟勾起Seagull的脚腕令他的腿叉得更开,然后跟占据所有物似的玩的更勤。Seagull拿余光撇了过去,Shadder垂着脑袋专心于手上的小打小闹,这个角度只看见睫毛微微颤了颤,盖不住乌黑眼里起了劲儿的光亮。Seagull哪里不懂,自从恋人成年那天以后他就把他从里到外琢磨地透了。

 

于是当Seagull结束了排位,在等待界面有时间正视Shadder后,小孩就不再游刃有余了。

 

Seagull还是闭了麦,但把嘴里那些预想拿来抚慰的句子抛在脑后。他的右手伸向了Shadder,绕过自己的外套从下摆探了进去,如期摸到了腿根。Seagull那只常年握着鼠标精准操作的手,掌心的肉皮肤温热而厚实。比大腿更甚的热度让Shadder畏缩了一下,而Seagull捂着双腿内侧的软软的皮肤向伸了上去,果然摸到了隔着内裤半勃起的轮廓。

 

“就这么喜欢我的衣服?”见男孩在被他碰触时整个人都安静了下来,双手撑在背后的椅子上一声不吭地任他摸索,Seagull笑意忍不住浮在脸上,明知故问道。


下文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