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奶

【R源】小鬼(一)

※源氏手术后加入了是暗影守望的场合


SUMMARY:

莱耶斯没想到一切幺蛾子都发生在自己同意给源氏定制一套私人作战服之后,最后他们在源氏的家乡干了一炮。


01


“这啥。”莱耶斯挑起一边的眉头问道,没有其他感情色彩,是真实的感到困惑。


他的视线停留在青年递过来的纸上,纸上画着一套黑色服装的正面与反面图。可以看出是有一定手绘功底的服装设计,只是充满了不明所以的设计元素。比如上半身只有一个围巾样式的衣领,比如腰带上嵌着玉石的圆盘,作为装饰物而言实在过于累赘,还有外加的一个鬼面具,大概是个具有他国民族特色的鬼脸。图片旁边密密麻麻写了文字介绍衣服的各处细节,都在莱耶斯眼里化为:???


站在桌对面的半机械青年显然把挑眉理解成一种不赞同的信号,他在自以为莱耶斯看不到的桌底双手五指腹小幅度的来回碰触,开口时的声音比先前的更加不自信“长官,这是作战服。”


莱耶斯不晓得为什么源氏现在浑身一副掩饰不住的忐忑,这个新人忍者已经在暗影守望摆着一副冷脸将近半年(虽然戴着面罩,但所有人都这么认为),此时却小心翼翼的好像是跟父母商量着多吃一份甜点的小孩。


“什么样的理由让你觉得统一的作战服不够好而需要另外定做一份。”莱耶斯又一次扫了一眼鬼面具,希望没有错过什么信号,比如这是什么可以配合执行任务的忍者装备,而温斯顿在摆弄他的机械身体时遗漏了。


“不是。”源氏短暂地犹豫了一下,似乎做了一种坦诚诉说的决心,一本正经的电子音解释起来“我只是想要有一套额外的作战服,我很喜欢这个设计。并不是守望的作战服有问题。”


“你设计的?”


“是的……但有一些参考,在..”


莱耶斯直接打断他“除了外观还有别的实战用处吗。”


“……没有。”


“…”这番挤牙膏下来莱耶斯可算懂了,大概是每个人心中都有的一个正统的热血情怀,用一些实体的物件或者模棱两可的代号来装饰自己,彰显对耍帅的审美,留下一番毫无意义的神秘感。自己在还是少年的时候也想象过,披上黑色斗篷戴着白骨面具搞来一套尖爪指套,还一定要潜伏在同样冷感的夜色里。


简而言之,岛田源氏想要这么一套鬼服装,来实现属于他的中二情节。


关我屁事。莱耶斯几乎要脱口而出,为数不多的耐性在搞清状况后更加懒得去回应这种弱智的申请。他正要开口,就见青年身上的小动作已经更加不安。源氏的手放向背后相握又分开,微微低下的脑袋像是要躲开视线交流。噢这应该值得我们理解,在自家长官面前展示这一看便知是画手热衷于此的作品,那后知后觉的公开处刑一般的羞耻感烧得这位日本忍者差点打算落荒而逃了。


莱耶斯冷不丁想起杰克•莫里森在源氏来到暗影第一天时特意找他嘱咐——天知道这个标准的美国甜心长相的男人浮现在脑海里让莱耶斯有多不愉快,但关于莫里森的事他娘的他就是记得。


当时守望指挥官忧心忡忡,因为借助源氏的力量让他加入守望先锋的其中有多少是逼迫这个青年让他别无选择的分量,莫里森很清楚。这个老好人反复自责,且更不放心源氏加入暗影守望,可惜综合评价来看,源氏此时更适合暗影而不是众目睽睽下“光明”的守望先锋。


每周必做的心理评估,让源氏多与他人接触,制造机会与队友增进友谊……..在莱耶斯听得眉头皱得越紧,不耐烦到了一种想把莫里森踹出他办公室的程度,知己知彼的守望指挥官适时的打住了多余的发言,最后补充了一句话。


“如果他有什么合理的心愿,尽管满足他。”


……罢了。


莱耶斯冷冷地叹了一口气,把纸搁在左手边的一摞文件上,抬手对源氏做个驱赶的手势让他滚蛋“好的,作战服,给你做。我还会让公关部散播一个你的名号,保证每次做完任务都让人以为是恶鬼报怨来了,你现在满意了?”


“谢谢您,长官。”源氏惊喜的仰起刚刚还想钻地缝的脑袋,面罩耳边的两个金属尖角仿佛是动物耳朵一样抬起来。莱耶斯后半句的揶揄都无法阻止他上扬的语气“我真的很感激。”


虽然幼稚了点,但比起吊儿郎当的牛仔还是顺眼多了。


“但是名号的话,我想叫邪鬼”亮晶晶的绿色荧光视觉槽。


“……”


02


暗影守望的新人岛田源氏,在加入组织的半年后,终于享受到了被长官踹进训练场跑操五十圈的正常下属待遇。


03


莱耶斯同意给源氏定制那套作战服纯粹怕出现麻烦的后续,却不想事情一旦有了倪端便会刹不住脚。


“杰克,你个白痴。”


一旁的助理趁着莱耶斯爆发的前夕悄悄从门口溜走,杰克•莫里森眯起眼睛,后背情不自禁往椅背靠去来远离莱耶斯的怒火。“一个B级评估的任务需要我跟着去。操,你怎么不直说你差一个为你所有烂摊子擦屁股的人,”


“我们一直避免让源氏直接和岛田家族接触,但这次的任务核心只有他这个知道内幕的人才能完成。一旦交火,就得由他亲手杀死岛田家的人。据调查,这次可能有他认识的人……”莫里森交握着双手,用恰到好处的温和语气向他解释。莱耶斯的怒火是冲着自己来的,与源氏,或者任务本身毫无关系,而莫里森也习惯了去承担怒火。因为平行不相往来的两个指挥官,一旦暗影收到由守望先锋派来的任务,就等于昭示他和莱耶斯的直属权利关系。双方理念的冲突会再一次摆上台面,争吵,调和,不相往来,循环往复。唯一稳固的是二人隔阂的鸿沟。


“你是该派个心理医生跟着去,照顾你那内心脆弱的机械小女儿。”莱耶斯在机械两个字磨了磨牙,机械身体和忍术的完美契合让源氏足以完成A级的单人任务。而自己突然被告知参与任务,资源过剩,还得留下一堆暗影的事务,他不知道莫里森脑子里在想什么。

 

“源氏没有别人了。他的过去,他的家人,舍弃并杀死了他,他没有归属,一无所有,连身体都掌握在我们的手里,而不是他自己的。我不指望现在有人能够开导他,我只希望你帮我看着,不要让他做傻事。”


“家人,归属。”莱耶斯冷哼一声“杰克,我没有这些我操他妈也不在乎这些。他在暗影的半年也没有出现问题,你是不是太多矫情了。”


莫里森露出一丝苦笑“你可以不认同守望先锋,不把他作为归属。但是加比,你有信仰,你可以为了贯彻你正义的理念而忍受当下对你的不公,这都是我们坚定地驻守在此的理由。”


“而医生告诉我,对于源氏来说,已经没有他活下去的理由了。” 



TBC




我怀疑我写的是假简述....我怀疑我根本坚持不了写到打炮。哭

评论(7)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