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奶

麦源恋爱中的几件对比

OOC的腻得慌,但并不想负责.......

几个短小大纲片段,最有一段小肉渣,双接口设定有提及,注意闪避。


1.亲吻

他们都很擅长kiss,毕竟都曾在青年时拈花惹草浪得飞起的人,可他们总不在一个节奏里。

一般时候源氏会从唇瓣相触开始,舌尖舔了舔唇等到对方微微启唇才会探进去,一寸一寸地滑过齿列,让一个吻细密又绵长。而麦克雷会直接翘开唇齿,带着浓郁的侵略性搅动着对方的舌,鼻尖来回碰撞,热烈又急切。

这让他们在一起时很不擅长kiss,一旦落入对方的节奏,就异常拙劣。

雀鸟被吻得缺氧又反应不及换气而脸憋得通红,搭在麦克雷背上的手无意识的搭紧了,呜呜地发出几声闷哼。

牛仔被这小动物之间一般得亲吻弄得手足无措,像个情窦初开的处男,视线凝固在忍者闭上眼专注的脸上,半晌才想起把手放在对方的脑后。

所以,他们很喜欢接吻。


2. 情话

日本人向来含蓄委婉,源氏自诩没那么兜圈子和憋得慌,可骨子里也情不自禁的会将一句句情话说得好似无意,嵌入稀疏平常的日子里。

牛仔不行,一听这些话就忍不住嘴上黏人黏起来,情啊爱啊甜心啊蜜糖啊小猫啊小雀啊,过不了一会儿就想上床了。

3.生病

#源氏

源氏身上用的是守望先锋里温斯顿骄傲无比的最先进机械科技。恒温装置,过滤器.....全都用来保护着源氏剩下的脆弱的人类部分。可以说,这一套机械帮助源氏隔绝了人类一生中90%的疾病。反而言之,一旦源氏生病,即使只是一场咳嗽,都可能是致命的。

麦克雷受不了这样的煎熬,哪怕一年都不一定有一次。机械忍者躺在无菌病房里,身上插满了各式各样的管子,药剂只能由机器人送进去。第一次麦克雷不知道这些,隔着玻璃窗看到这样的情景便急吼吼弯着腰想把密码门的小玩意儿撬开进去。被监控室的安吉拉看到,气得把他拉到一旁敲打他的脑袋。质问他如果允许一般人进去为什么要设置密码。

源氏醒来,偏过脑袋就看到这幅场景,此时麦克雷已经被安吉拉念叨了十分钟的各种事项,仿佛心有灵犀地感受到了源氏的视线,朝他的方向转头苦着脸耸肩。

面罩难以察觉地微微动了一下,麦克雷知道源氏在笑。

后来他们一起学了点手语。

#麦克雷

麦克雷顶着39度高烧向长官请假,结果莱耶斯面无表情的催他把报告在下午七点之前交掉。麦克雷和他大眼瞪小眼为自己鸣不平:“长官,我是高烧加流感,安吉拉刚帮我量过。没有骗你。”

莱耶斯无动于衷:“你脑子也烧坏了?”

“这不公平,您对我就特别苛责,我什么都...”

“下午五点。”

“不是,您..”

“四点。”

“.......我这就去写。”

麦克雷躺在床上,报告摊在被子上,下笔随手划拉,能扯一句是一句。实则脑子一团浆糊,大概飘过无数句莱耶斯混账,好热,头重的要掉下来等晕晕乎乎的抱怨,他还是脑袋一歪一歪地睡着了。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的,身边多了一个人,坐在床边只占了半块屁股的位置,拿着他鬼画符的报告弯起眼笑:“狗比在酒吧点不了牛奶?你这是在写什么。”

麦克雷嘟囔一声,翻过身搂住机械忍者的腰,冰凉的机甲对一个烧糊涂的人来说太过舒服,他忍不住又往源氏身边挪了挪。

源氏伸出手摸向他的额头,后知后觉地想起他的手已经没有感受温度的功能。但麦克雷明显因为额头的一片凉意很舒服,于是源氏就把手放在那里,轻轻地安抚他。

“我帮你写。”自家恋人的膝盖给他枕着,声音比平时还要柔和,带着宠溺的笑意在,只可惜麦克雷的脑子没有来得及运作,不知道此刻的源氏有多撩人。他点了点头,胡乱地说了一句什么,又陷入昏睡。

他第二次因为醒来的时候被人好好的掖着被角,写完的报告平整的放在枕头边上。


4.医生的话

守望先锋特工们基本都是需要定期的特殊体检的,猎空是因为回溯装置,麦克雷是因为机械臂,源氏是因为整个身体。

安吉拉在病患反馈表单里勾勾写写,照例警告麦克雷控制抽烟的次数时,突兀地蹦出了一句:“要戴套。”

麦克雷:“?”

安吉拉解释道:“我知道你们事后做了足够的清理,但是源氏全身的机体次次都是要精密检查的。”

麦克雷有一种相当不好的感觉。

安吉拉平静:“所以不管我多不感兴趣于你们的夫夫生活,我都得被迫知道些东西。”

麦克雷一愣:“医生,源氏的机检到底是怎么做的。”

安吉拉怎么想得到牛仔这奇异的关注点,把表单甩在他的脸上,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麦克雷,出去。”

麦克雷听话的出去了,刚才思路清奇的提问是因为缓和一丝尴尬氛围,正反思着自己有时候精虫上脑没戴套就上了。推门见到源氏浑身僵硬地钉在地上,肉眼可见忍者一点一点缩着身子,想要消失逃脱的样子。

“亲爱的...你都听到了?”

“麦克雷你去死吧。”恼羞成怒蹦出了日语。

......

安吉拉觉得她对麦克雷叮嘱得够多了,而源氏明显在纵容他,她不想照顾东方人的含蓄内敛了。

“源氏。”她严肃的说。

“怎么了?博士。”源氏正从检测的仪器上走下来,见她的神情,动作顿了顿,有点疑惑的问。

“别他妈惯着你家牛仔了,blow job要射的时候能不能把嘴拿开,你知道你消化系统如今多么特殊吗。”

源氏:.....................

好想就地死去。

他落荒而逃。

5.赏味

#麦克雷

源氏不能吃固态食物,但是比例经过调控的特制流食是可以的。麦克雷有时会见到源氏叼着碎碎冰一般的塑料管,里面是各种颜色鲜艳的液体。

“这能好喝吗。”麦克雷狐疑地问。

“比营养液好的多。”源氏松开嘴解释,“你要尝尝?”

牛仔点点头,趁源氏把塑料管递给他的时候扣住他的手腕,拉入怀里吻了上去。

他勾着源氏的舌尖带入唇边吮吻,等到人有些气喘时才松开,故作认真的评价。

“味道有点怪。”

源氏想翻个白眼给他,但没忍住先笑了起来。

“其实还不错,你再试一次。”

 

#源氏

麦克雷执行完务回来,发现源氏做了一顿晚饭。两个人都是厨艺勉强不糊墙的那种,今天却非常的精致丰盛。

“我向博士请教了一下。”其实本来是想捏个寿司试试,却突然起了兴致,结果和安吉拉互相传授本国美食的时候干脆做了一整桌。源氏相当得意于自己的成果,催促着麦克雷坐下来吃。

麦克雷叉起一块小牛排,淋着蘑菇与奶酪的酱汁融化在嘴里,诚实为好吃到令人哭泣,便大肆夸赞恋人的手艺。麦克雷能吹,岛田源氏爱听,就夸到他小尾巴都翘起来的地步。

我可是每个都试过了。

试过?

恩,我都尝了一口。源氏才发觉这个话题不太好。前一句话音未落就语锋一转略过了这个提问。

源氏不能吃固体的食物,那意味着尝了一口后再吐出来,一桌菜本来也只有麦克雷一个人吃,确实是个尴尬的话题。

要不要再尝尝。麦克雷牵过他的手,仰视角望着他。源氏歪头反应了一会儿,懂了这个梗。

好啊。源氏主动亲了上去。

 



评论(7)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