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奶

【麦源】我喜欢上了我的小公猫了该怎么办?(二)

!!!嗷

JELLY-DROPS:

和 @豆奶  一起写的源喵文,到目前为止都是一人一猫请注意。


一切只是为了吸猫。


第一章


喵车番外




005




以为养猫就是这么简单的杰西在当天晚上就被现实打了个响亮的耳光。


先是尖细的猫叫,半梦半醒的麦克雷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感到有东西在扯自己的床单,往下一看,对上一双亮晶晶冒绿光的猫眼,简直是恐怖片里的桥段。拍亮了台灯才发现源氏不知什么时候从软垫和纸箱搭建的临时猫窝里面爬了出来,正勾着床单往上爬,咪咪的猫叫声一直没停过,像是被什么吓坏了而冲进父母房间撒娇要陪睡的小孩子。


“你冷了吗,小东西?”麦克雷把小猫捞起来,毛茸茸的身体暖得像个小太阳。不放心地又检查了下暖风机旁边的猫窝,再把小猫放进去,用毛毯裹好。但等他刚蹬掉拖鞋上床,就听到客厅传来纸箱被打翻的声音,鞋都来不及穿跑出去一看,果然连猫带毯子一起在地砖上摔成了一团,见到自己,委屈似的咧开嘴,叫得更加大声了。


他想起在网上看到的养猫须知,其中提到离开熟悉环境的小猫常常没有安全感,通常会叫个不停。也许这个小家伙是害怕再一次被丢出去吧,所以才这么死命黏着自己。


可是明天还要上班啊,如果再请假莱耶斯会杀了自己的。麦克雷叹了一口气,揉了揉眉心。他伸手把小猫和毯子一起抱起来,贡献了一个枕头,轻轻地把源氏放到枕头中间拍松软的那个凹陷里,小猫从毯子里面探出一个脑袋,嗅了嗅枕头上的气味,居然就不再叫唤了,这可让麦克雷松了一口气。


“那晚安了,源氏。”麦克雷念了一遍这个小猫的新名字,然后关上了灯。




006


第二天早上麦克雷是被什么湿热的东西给舔醒的,他上一秒还挣扎在被异型抱住脸狂啃的噩梦中,下一秒睁眼就对上一张放大的猫脸,舌头在下巴上舔来舔去,胡子都湿了个透。


“你是想吃了我吗?”他把小猫提起来,四条小短腿装模作样地挣扎了一下,爪子轻轻拍在他的下巴上。麦克雷忍不住用手捏着小猫的脸颊两边,用拇指揉搓起了源氏的脸蛋,把圆乎乎的猫脸揉到变形,毛发乱成一团,源氏威胁地对他龇牙都没有让他停下这样的“暴行”。


把源氏放回纸箱用毯子裹好,洗漱过后在做早饭的时候也顺便给他倒了一碗猫粮,小猫可能是被饿到了,直接把脑袋扎进食盆,尾巴翘得老高,奋力进食的力道把食盆都推得移了位,等到麦克雷收走食盆的时候,还意犹未尽地吧唧吧唧舔了舔他的手指头。


“今天要轮到你看家了。”麦克雷把源氏抱起来,举到与自己的脸一样高,直视那双圆眼睛说道,“这次不能像上次一样带你出去了啊,工资扣光就养不起你了。”


小猫的耳朵啪嗒垂了下来,就像是听懂了麦克雷的话而为此沮丧似的。


“别那样委屈,我保证我会回来,不会丢了你的,嗯?”说完麦克雷才觉得自己这样一本正经地和猫说话有点奇怪,好像对方能听懂似的。


走到玄关的时候,麦克雷又回头看了看沙发上的纸箱子,就看到源氏用前爪扒拉着箱子边,探出一个猫脑袋望着他,带上门之后不放心地站在门口听了好一会,确认没有像上次那样凄厉的猫叫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等到出了公寓大门,麦克雷还是抵抗不过内心的煎熬,又折返回去看了一次,源氏还是保持着那个趴在箱子边缘的姿势,看到他开门,小腿猛蹬箱壁想要跳出来,结果只是连箱子一道翻倒在沙发上。


简直就像是养了个小孩一样啊,麦克雷赶紧把小猫从箱子下解救出来,然而放回窝里的源氏还是像个地鼠似的从边上冒了出来,睁着那双圆眼睛望着自己。


无奈之下,麦克雷扯下了自己最喜欢的一条红色围巾,盖在源氏头上。小猫从围巾下钻出来,在围巾上踩了几圈,留下好几条灰道道,然后就安安静静在上面蜷成了一团,两个爪子抱着自己的尾巴尖嘬。


收回前言,这简直就像是养了个粘人的女朋友啊。


当然,那天的麦克雷不可避免地迟到了,但被莱耶斯劈头盖脸训了一顿之后,看着设成桌面的小猫照片,还是没忍住在座位上露出了笑容,搞得邻座用奇怪的眼神望着他。




007


麦克雷一打开家门,就看到那个灰扑扑的小毛球用尽全力迈开四条小短腿向自己冲过来,绕着自己的鞋子转了好几圈,然后攀着裤腿开始往上爬。


“我可不是一棵大树啊,小家伙。”麦克雷弯腰把源氏从腿上抱起来,刮了一下他的粉鼻头——小猫全身上下也只有这一块是干净的,而他爬过的每个地方,从沙发到地板,甚至是自己最喜欢的那条围巾,都无一例外地沾上了灰尘和猫毛,清理起来想必要花上很多功夫,真是想想都头疼啊。


可是稍晚,麦克雷终于打扫干净客厅,摊在沙发上刷手机的时候,感到自己的腿上一沉,一个暖呼呼的身体趴上了自己酸痛的膝盖,像个热水袋似的暖着自己时,不由得觉得这一切都值了。


人类就是这样沦陷的啊,他一边捏着小猫的爪子,一边这样想道。




008


与源氏的相处,除了开始的一点小问题外,顺遂得让人不敢相信,那些网上查来的预防措施统统没有派上用场,除了他坚持用麦克雷的围巾磨牙(当然,现在那是属于源氏的围巾了),以及晚上一定要睡在麦克雷的床上以外,源氏乖得不像话。


“你真是奇怪啊,我还给你特意买了猫窝呢。”麦克雷把已经开始落灰的猫窝收进柜子里,弹了一下源氏的鼻子。


源氏觉得这个人类才奇怪呢,他在记忆里从来都没有睡过这种奇怪的篮子,在模糊的记忆里都是贴着某个暖和而结实的人体入睡的,但是那究竟是谁呢,他摇摇脑袋,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总之,要睡床这件事是不能妥协的。


麦克雷还费心思研究过怎么教源氏上厕所,但还没等他有空训练,就在某天回家的时候撞见源氏蹲在马桶上,当他看见小猫完事之后还跳上去,用爪子摁下了冲水按钮之后,他忍不住揉了揉眼睛,再三确认自己没有出现幻觉。


这下他知道上次小猫在他上厕所时坚持坐在他跟前,赶都赶不走是在看些什么了。




009


不知是不是太早离开母亲的缘故,源氏非常喜欢嘬自己的尾巴尖,每次那条本来就细细地小尾巴都是被含湿了,无精打采地耷拉着的样子,上面本来就乱七八糟沾着灰,被他一舔居然还显出了绿色,真不知道在哪蹭的油漆,麦克雷忍了快一个月,终于在得到安吉拉的批准后,找了个阳光明媚的午后给源氏洗澡。


把小猫抱进浴缸,打开花洒,麦克雷早就做好了像无数个网络视频里面一样,受到利爪和毛茸茸小炸弹袭击的准备,可是源氏只是被吓得缩了一下,然后就站在那里不动了,耳朵被打湿了塌下去,掌下的身体也僵硬起来,然而却没有进一步的反抗。


“乖,一会给你吃罐头。”麦克雷心情大好,揉搓着自己手下软乎乎的湿毛,然后把宠物香波揉出泡沫抹在了小猫脑袋上。


然而随着水流带走发灰的泡沫,源氏的毛逐渐显现出原来的色彩时,麦克雷再一次愣住了,因为他手下的猫毛呈现出了非常不自然的绿色,不是墨绿,而是非常浅淡的绿色,简直就像是春天刚发的嫩芽。


“在哪里蹭的一身油漆啊。”他一边念叨着,挤了两倍多的宠物香波,糊到了源氏背上。


等到尾巴尖流下的水都变成了透明的,而源氏用圆眼睛死瞪着麦克雷,明显快要夺路而逃的时候,麦克雷才不得不认清了一个现实,那就是这只猫,他的确是绿色的。


我可能是捡了一只假猫。


TBC



评论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