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奶

【鸥鱼】宠物小镇

大概是 @茗茶夏葉 的生贺,超了这么多天不知道还能不能算,既然建档的目的在此就勉强蹭一个迟到的贺吧。


梗源茶和他家画手的图


OOC

我知道seagull家里有猫.-.


宠物小镇


01


不喜欢这里….


Shadder踏入这片土地没多久就产生了强烈的转身回去的冲动,尾巴不安而烦躁地甩动,他的鼻子快被过载的气息信息冲坏了。这里充满了人类和各种各样的动物的味道,地盘划分得乱七八糟,没有一个栏杆得以幸免。绕着圈规避的自己像是一只醉猫,得到了不少奇怪的视线。但归于他没有项圈,还是一只外乡猫,人们选择尊重他的空间没有前去打扰。


但总有些不识空气的,比如面前的一只蠢狗。


猫科对犬科有种天然的偏见,所以一律归为蠢字范畴。其实就味道而言,面前绝对是一只狼没错,但油亮的黑色毛发,粗粗两个白团雪眉,热情吐着舌头俯视着自己,他宁愿相信这就是一只西伯利亚雪橇犬。


他紧绷着神经和大狗对视,大狗乌黑的眼睛亮晶晶地死盯着自己,就在Shadder嘶气正要弓起身进入攻击状态时,雪橇犬一挺身,项圈上两个月亮挂牌叮当作响,大大的狗脑袋搭在Shadder炸起的毛上。


…………!!!!!


Shadder定格般得凝固了,而那只狗仿佛觉得小猫的毛很舒适惬意地调整了下巴的姿势,卷起舌尖在shadder耳边吹了口气,“hey, man~”


……“啪。”


“呜..”挨了一爪印的大狗委屈巴巴被浅棕色大胡子的主人拖走了。


02


黑猫叹了一口气,有些心累的坐在台阶,爪子拍打玩弄着地面无辜的路过小虫,寻思着离目的地还有多远。


“呦,Shadder,你来了。”


好友熟悉的声音让黑猫耳朵抖一抖,循声抬头锁定方向,镉绿色的眼眨了眨注视着蹲在墙上的豹猫确定了来人,矮下身扭动着后半身一蹬腿跳了上去。“Mendo.”低沉一声猫叫,虽然平日网上联络起来语句多没节操,而实际面基时他还是显得有点生硬了。


Mendo毫不在意地跟他亲昵地碰鼻,蹭得黑猫偏过头回应,又被另一件事吸引了注意。“Wait,你有主人了?”


“嗯,不是多久前的事。”Mendo向他展示着脖颈上挂着项圈,深蓝色的猫牌上印着烫金的Surefour(字也就那样吧)有点扎眼,Shadder心里涌起一股微妙。虽然本人并不会承认,但他一直觉得独身行走在无人的子夜里是件很COOL的事,本来Mendo是和他共享这份秘密的伙伴,现在这只矫健的豹猫跳到了一个人类的家里搭窝,他微妙得觉得遭受背叛。


Mendo哪里会不懂他,笑嘻嘻地向他解释遇到Surefour的来龙去脉,Shadder听完从喉咙间哼了一声勉勉强强认同了好友的选择。


“我不想去找人类。”他想去渔场逛一逛了,于是在窄得只容得下一只爪落下的墙面上转过身翘起尾巴,总结道“那样太不自由。”


“嗯哼,做你想做的事就好。”Mendo点点头,挥个爪目送他离开。


03


Seagull没有养宠物,在这人手至少一只的镇上反而显得奇怪,这个小镇就是为了让可以变成人形的动物和人类和谐相处而存在的。他只是单纯的喜欢上了这里而决定定居。


在早饭后的散步的路上,和溜宠物的一路熟人打过招呼后,他遇到了一场领土之争。场面如绷紧的一根线,大战随时一触即发。


每个领土都有一个王,谁胆敢挑战他的威严就是要和他争夺王位的威胁,这可是堵上猫咪间尊严的战争,每只猫都凶恶的朝对面嘶叫。Seagull不敢在此时卷入,只远远的望了过去努力认清他们,好在他们斗得不可开交两败俱伤之前通知他们的主人。


他看到一只无主的黑猫,低垂着眼睑看也不看对面的猫们,“我不知道这是你们的地盘。”黑猫顿了一下,补充了一句“气味也太弱势了。”


在对面炸毛得厉害的是索菲太太家的橘猫,耐性和脾气本身就极差,这话一说气得他喵呜一吼露出锋利的爪子闪电般扑了上去。


这可…真要命……Seagull捂着额头。


04


一身伤痕地被一个人类带走,不想让别的猫知道啊….Shadder躺在人双臂圈住的怀抱里有点挫败地舔毛。


05


长久的对峙。


“唔……我知道该说点什么让你能信任我,但这是真的。或者带你去看兽医更好,你怎么想?”金发蓝眼的人类似乎是友善的提议,但Shadder对此仍抱有怀疑。


这个二脚兽把自己抱回来,结果还不会包扎,确切来说不会给猫包扎,这么笨怎么活着的。但是如果要去见兽医就更不想了,Shadder不喜欢面对更多人(还是这副样子)。


他花了半分钟盯着这个人类看直到人类开始发毛,权衡之下还是选择了前者。小伤而已,不至于到那个程度,有个人类帮助要比自己痊愈好一点。尾巴尖在地上扫个圈儿,变了人形出来。


Seagull从未与人形的动物接触过,第一次看到这个。从小小一只变成一副黑发少年的样子着实奇幻,少年尖细的瞳仁和猫形态一模一样,无异是他。足够让Seagull难以回神。


猫儿却不想等他,捋一把袖子露出纤纤手臂,对他伸出来给他看那布着一条条猫咪挠出的血道子,无声地努了努嘴催促Seagull快点伺候。


06


虽然Seagull说服黑猫花了很长的时间,但安抚下来以后却非常乖巧。手臂和小腿的伤痕都被纱布包扎完毕,打结时的束缚感让Shadder有些不爽地拿尾巴拍床,终归没闹什么。


自以为和人类接触会是两个电波完全不合的生物,他厌恶人类许多司空见惯的嘴脸,早已经做好了充足地“察觉不对转身就跑”的准备了,实际上和这个人相处下来却一路顺利无比,没甚别扭。Shadder在想着是不是该更新一些认知。


07


海鱼汤,是煮的软软嫩嫩,主要的刺被挑了出来,白白鱼肉一咬就化在嘴里,火候正好,味道也恰恰够鲜。接过盘子低头动动鼻尖,舔了一口便放心地塞了一大块在腮帮子里安静咀嚼起来。


Seagull由衷感谢网上自制猫食的教程。


08


某款平面MOBA游戏


Shadder操纵着角色走位躲开AOE,聚精会神地分析着敌方的走位考虑着大招的时机。在Seagull询问ready?后下一齐gank一波。


胜利的字眼跳上屏幕,游戏时间刚三小时的小号完成了神级carry。


在队友纷纷抱大腿求组队或者对面冷嘲热讽称之为smurf中,Shadder不带甚语气的轻哼一声,拇指拨弄手柄迅速离开了队伍回到游戏界面,还是那高冷又帅气的孤身一人。


不过身边带着一个迷弟正在热情洋溢的夸赞他的游戏天赋。


“你也很强。”Shadder认真地回应了一句,但在接下去的赞美之词里有些不知所措,一声不吭了起来,偶尔摆了摆尾巴。


09


那是属于人类的故事。


人类的一生不短不长,所以听起来也不显得乏味。本来只是无意间聊起个话茬,Shadder竖起耳朵仔细地倾听鼓励的眼神示意他讲下去,他不想辜负一个认真对待自己的人类。


没有一种生活该归于平凡,更何况这不是一个平淡的故事。Shadder听到了故事里悄然开花的梦想的藤蔓,和自己的那份如此相似,感同身受。


这种感觉真是奇异,Shadder难能坐立不安,想要化身猫形去追逐前来花朵里采蜜的星星。


10


Shadder不爱透露自己的信息,但在与Seagull交谈时忍不住告诉了他一些。他坦诚还是不太理解,对作为人类宠物的事。


像是约束,像是从属,像是无端而来的要求。


“也许并非你所想的那样,那些只是陪伴而已。”Seagull思索了一下,给出了他的答案“最初确实存在着不平等的关系,但当会变成人形的动物出现后,你知道,人类当时可是相当震惊。不仅是因为这打破了当代的生物学,而更多的是因为,人类发现人形动物也同样拥有决不低于人类的思想,完全是一个平等独立的个体。现在而言,还在称之为宠物是需要一个共同生活的契机,而实际上叫成什么都好。”


“人和宠物的关系和同种族间的相处没有不同。朋友,家人,恋人,这就是我喜欢这里的地方。”Seagull不自觉露出了微笑,他笑得时候很好看,说话更是有着令人信服的力量,温和,绝不尖锐,但又一语破的。


Shadder想起提及Surefour时Mendo眼底的纵容。


像是在谈论自己的归属之地。


11


Shadder从早晨呆到正午,从正午呆到黄昏,阳光正一点点的昏暗下去,夜晚即将到来,Seagull起身准备晚饭,Shadder知道自己该离开了。


Seagull的大床是柔软的乳胶床垫,躺在上面便舒服得不想起来,他磨磨蹭蹭地坐起身舒展四肢打了个懒腰。人类是个会享受的种族,他此时认同。


那就再懒一会儿,就一会儿。然后趁着Seagull还没有回来之前赶快离开。他不擅长道别,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见,偶有这样的迷茫可想不出解决方案,只好搁置一边先跑再说。


Seagull没等他跑。在等待材料煮熟的时间里从厨房出来,Shadder本来正扒着窗户一只脚踩着窗沿要跳下去,老远听到脚步声赶忙收手轻手轻脚地退回原来的位置。他是来得及在Seagull从厨房到卧室的时间里跑掉的,但是忽然地不那么想这么做。


Seagull推开门,见Shadder刚抬起头看自己,只有尾巴晃动的频率有点可疑。桌边的窗户没有关严,明白了。Seagull嘴上说着稍等,去一边的柜子里翻找东西,Shadder视线跟随他移去,Seagull手上是个红色的项圈。


“晚上的时候会有麻烦,”Seagull想起被Shadder一顿胖揍的橘猫艾尔最后气鼓鼓的表情快要炸成一个球,总归不太放心,“如果有猫牌的话,他们会知道去找主人商议的。”


Shadder犹豫地咕哝几句,但没有进一步质疑,挺直了身,把细嫩白皙的脖颈向Seagull凑去。宽大的手掌附上脖子时喉咙间响起本能危机感的呼噜声,被自己强行压抑了下来。


Seagull看在眼里微微翘起嘴,为了安抚Shadder而迅速地替他戴上。正红色的木牌刻着SEAGULL的字。Shadder悄悄摸着项圈嗅了嗅,没有别的生物的味道,是新的。不如说自己在Seagull家里呆了一天,浑身都是他的味道。


脑里不合时宜的响起一句,现在你是他的了。


他为这句话面颊烧了起来,暗自唾骂自己的逻辑。匆忙摞下一句我走了便化形为猫从窗口跳了出去。仗着黑猫不好辨认,窜进树丛里跑走了。


Seagull只看到他焦虑地抖动着的耳尖。


12


劳碌了一天的Surefour拖着长长的苟延残喘声瘫倒在Mendo的身上,Mendo被压倒在床上,举着手里的PSP隔着一个巨大的Surefour模模糊糊的抱怨他挡自己视线游戏输了还压得自己喘不过气。金色斑纹的尾巴毫不客气地拍打着Surefour的屁股。


Moonmoon头顶着纸袋在餐桌边敲碗哼着歌等待,Lassiz把菜端上桌习以为常,摘下他的纸袋就被这只哈士奇蹭着胡子扑倒在地。“晚餐时间。”Lassiz说。对,你是我的晚餐。Moonmoon故作色气地在Lassiz耳边缓慢的一个词一个词的咬着念。说完抬起头哈哈哈大笑,被Lassiz摁着脑袋亲了上去。


是夜,宠物小镇的夜晚开始了。


13


Shadder不擅长道别,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见。


但这次不一样,Shadder有了返还项圈这个充分的理由,他终究会回来找Seagull,也不介意和他再聊上几句。


如果那时Seagull身边没有别的猫的话,他想要问问——






END




茶十七岁生日快乐!个人觉得这是非常非常好的年纪。祝你想要完成的事可以得以实现,一路走来少有迷茫,拥有披荆斩棘的力量。


我终归有私心。


评论(16)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