イキツクシ

【出胜】Rosebud 上(ABO/年龄操作)

 @沐铟3-04 生贺


Summary:国中时绿谷帮助爆豪解决每回发情的生理需求,而在某一次十年后的绿谷交换了过来。

 

第一次做爱完全是个意外,爆豪胜己没有想到发情期会在初二到来。本来一切顺利,状似无意地找了个借口早退,像是不良学生的日常叛逆,没有人怀疑他。谁想到那个绿谷出久自己跟了过来,一脸担忧地问他怎么了没事吧。爆豪气得想要一拳挥到那张自以为是的脸上,结果半途变成一个绵软的碰触和一句呻吟。

 

一开始他还没有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直到踹过去的第二脚变得重心不稳向后倒去,绿谷眼疾手快地伸手捂着他的后脑勺,和他一起跌在地上。爆豪反应不及惊讶得瞪着眼睛被迫整个人埋在绿谷的怀里,鼻尖紧挨着绿谷的肩窝才闻出信息素的味道。那像是清晨沾上露滴的嫩叶,但爆豪才不管那是什么野草杂草,气味淡出个鸟,既娘炮又烂大街。如果绿谷是个Omega爆豪现在就能开始嘲笑他了。

 

偏偏他知道这个废久是个Alpha。

 

爆豪胜己对成为Alpha没有什么执着,但他也不想自己分化成Omega。这让他的人生履历永远无法完美,即使未来超越了欧鲁迈特成为NO.1英雄,后面也得跟一小行字:可惜是个Omega。一个代表不能稳定,不能独立——甚至他不想直视的——弱小的性别。

 

绿谷出久一无是处又软弱可笑,他怎么能是个Alpha。这让爆豪胜己在嫌恶他的同时又带着一股无意识地仇视和躲避。而那时躲无可躲,AO气味碰撞后Omega压根无力招架,爆豪胜己整个后背被汗浸湿,难言之处已经为身体所期待的交媾进行铺垫,黏腻地濡湿了内裤。但更让他愤怒的是闻到绿谷的气味以后,头脑里诞生出一系列围绕着这个Alpha的性幻想,像是嘲笑他往日对待绿谷的不公一般无情羞辱着他。盛怒下爆豪发抖的双手拼命使上最后的力气拽着绿谷的衣领,叫他滚蛋,滚得越远越来,一个无个性的废物永远不要试图管自己的事。

 

绿谷出久磕磕巴巴地道着歉,无能地对双方的生理现象手足无措,却依然不知道走开。再耽误了几分钟后理智便双双退场。事情不可避免地变成谁脱下谁的裤子,谁的分身被谁握住手里,初尝情事的双方像误打误撞闯入伊甸园的小兽,思维被情欲捣成浆糊,只剩下咕啾水声和乱七八糟语不成调的喘息。

 

结束之后爆豪掌心酝酿着爆破威胁绿谷这件事就当从未发生。从那天以后同学们奇异的发现爆豪胜己不再向绿谷找茬视如透明人,而绿谷每每神情微妙坐如针毡。谁料第二次发情发生在爆豪胜己忍无可忍把绿谷踹进了厕所隔间,警告他不要用那种恶心的眼神看自己。绿谷一边慌乱摆手一边自我辩解,爆豪完全不想听,捏着拳头要给他一记教训,结果身子一软岔开腿勉强维持住站立,呼吸急促了些许感到从内部一点点热了起来。等爆豪明白了这是什么以后,他彻底炸开。

 

“混——蛋——废——久——!!!!######”

 

……

 

从那之后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会在发情期期间做爱便固定了下来。


TBC

评论(6)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