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奶

【麦源】Dreamer (一)

一句话简介:他想知道那该死的梦里的男孩究竟是谁。



麦克雷从十岁开始陆陆续续做着一个梦。


梦里有一个亚洲男孩,年龄看上去比自己要小。第一次麦克雷只看到了男孩的背影,身上穿的兴许是某种民族传统服饰,男孩甩着宽大的袖口,仰着脑袋顶着一头翘起的黑发叽叽喳喳地跟在大人身后。会有那些一看就觉得枯燥严肃的老头子穿着西装拿他们干瘪的手抚摸男孩的头。


打那以后,他的梦境变成一个连续剧,这个小男孩就是连续剧的主角。有时候他在一个场馆练武练剑,有时候盘坐着听一场家庭聚会,有时候和一个兄长一般的男孩说话。麦克雷觉得这个梦突兀又古怪,在之前他可没和什么亚洲人交流过,不过他没有多在意,毕竟对梦境的追忆是含糊的,毕竟这只是个梦。


直到一次偶然他在百科书上找到了梦里见到的漫天粉色花瓣原来是樱花树时,他突然意识到:他怎么会梦见自己不知道也没见过的事物呢。那一刻对于小麦克雷来说仿如醍醐灌顶,本要被司空见惯的熟悉感消耗得差不多的疑惑再次提起。他重新思考探索着这系列梦境的原因,发育期的幻想可不谓丰富多彩,他甚至偷偷相信过自己是某个拯救世界剧本里的“The one”,的配角预言家,用来在未来和梦里的男主角相认,让男孩明白自己的使命。


小时候类似的不堪回首的想法太多了,麦克雷是不会再提起的。


好吧,这样幼稚的小时候也没有维持多么的长久。麦克雷的童年结束的比同龄人要早,之后他的人生也发生了许多变故,流离失所,后来加入了死局帮。家人,朋友,自己的天真和对人的信任都一一埋葬。如果说什么东西不会流逝,能一直陪伴自己左右的,那一定只有这个梦里的男孩了。


麦克雷甚至见证了他的成长好不好。他看着那个男孩和人练剑时被竹剑击中肩膀以后红了眼眶眨着眼在老师的吼声中坚持地眨着眼不落下眼泪,到帅气的挥舞着自己的刀挑翻一群混混扬起三叉眉挑衅;从最初见到喜欢的女孩子满脸通红,到后来生得俊俏,被同班女生围着也能游刃有余地接话;从第一次被电玩吸引花费了正午呆到日落的光阴和全身家当到熟练地夹着洋葱小鱿撩妹——等等、这一点也算成长的话。


所以麦克雷在长大,这个男孩也在长大,如果只是个梦,未免太有逻辑了。虽然这个连续剧一般的梦一直遵守着正常的梦应有的感受:随意切换视角——有时候他是上帝视角,有时候他是男孩旁边的路人,有时候他是男孩本身;剧情切换跳转的随意又不在意本人意愿;他就在梦中人的身边,想要说话张大了嘴却发不出声音,只得被梦境牵着鼻子走


麦克雷也努力地留意着(如果醒来他还记得住)梦里的诸多细节,并试图通过翻阅资料找到些许线索:男孩是日本人,学的是武士刀,家居日本传统房屋的超级豪华版,种了许多樱花树。


如此遥远的异国设定像是故意不让他知道更多讯息,麦克雷隐约记得,他莫名就是听得懂梦里的话的,尽管他也确信那一定不是英文。但一到关键的地方就会一头雾水如同外星语。明明声音和语言和之前的听得并无差异,但突然失去了解读语言的能力。他想那是日语,就同梦里他偶尔瞥见的文字一样。


他认栽,梦就像勾引馋猫的奇香,而他是快要被好奇心害死的那只。他为了探寻,窥其究竟,抱着几本“初学者手册:日本语”“五十音学习详解”试图学个外语,磕磕绊绊算是勉强略知一二。也只听懂了偶尔男孩和他兄长对话里夹杂着的一两个单词。


家族,命运,荣誉。


评论

热度(35)